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瑞金』(哨向)共鸣1

不会起名瞎起系列。哨兵格瑞×向导金
大概不会全员出场,cp只有瑞金

1

“金,如果有一天我觉醒了的话就要离开你了。”秋开玩笑似的对着仅仅只有6岁的金这么说着,看着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好心情地伸手捏了下他小巧的鼻尖,“就好久都见不到姐姐了。”
“那我就去把姐姐找回来!”
看着弟弟坚定的眼神,秋忍不住笑了起来,“金真是可靠啊。”

在秋觉醒为哨兵被带走的那天晚上,金抱着枕头敲开了格瑞家的门,红着眼眶笑嘻嘻地扑到对方怀里,“睡不着,我来找你啦。”
“笨蛋。”
难得的,格瑞没把他推开,虽然嘴上还是不饶人,安慰似的拍抚在背上的手,却让金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熟门熟路地跟在格瑞身后来到格瑞的房间,床上的被子还叠的整整齐齐,看着格瑞动手抖开被子,把自己的枕头挪开些给他留出位置,金一边爬进被窝,一边后知后觉地问道,“格瑞还没睡吗?”
“……”沉默地伸手关了灯,被那双瞪得大大的蓝眼睛看着,格瑞把被子往上拉了拉,闭上眼睛,“睡觉。”
“格瑞……”
“格瑞?”
皱了皱眉,格瑞放弃地准备应声,却被金钻进自己怀里的动作打断了念头。
破例没有把靠过来的人推开,直到枕在自己肩上的人呼吸变得平稳,格瑞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那时候安心睡着的金,还没考虑到万一格瑞也离开自己的时候,而这一天来得比想象的快。

“我怀疑你真的是向导吗?金。”向导之家的导师诺恩头痛地看着面前咧着嘴笑得开心的少年。
吐了吐舌头,金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鼻青脸肿恶狠狠瞪着自己的两个向导,也恶狠狠地瞪了回去。被紫堂幻安抚性地扯了扯胳膊,才转头对诺恩解释起来,“这家伙活该,他先挑衅的我们,我只是合理反击。”
诺恩头痛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个学生,不难想象当时的场景。挨打的两个向导平时就没少惹事,这次大概也不例外。不过这种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向导,他倒真的是第一次见,而在有了金作为学生之后,他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想了。
“老师,是他们先侮辱我,还准备施加暗示,金才动手的。”紫堂幻看到诺恩严肃的表情,急忙解释道。
诺恩其实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诧异——一个学习了完全向导技巧的学生,第一反应还是选择用拳头解决问题,而不是精神暗示,作为导师,他真的是心情复杂。
“怀特你们两个去禁闭室好好反省,紫堂你也先回去,我有些事要对金说。”
“紫堂记得帮我在食堂占个位子!!”金的精神体——那只小脑袋的狐獴从金的肩膀上窜下来,试图跟着紫堂幻的小松鼠溜走,又被金毫不留情地拎了回来。“我走不了,你也别想。”
揉了揉额角,诺恩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推到金面前,看到对方苦着脸拿起来,一副懒得看的样子。认命地开始解释,“我现在甚至怀疑你是否真的能胜任这个任务,不过……我也确实找不到第二个向导像你一样没有自己是个向导这样的认识的了。”
犹豫了一下,诺恩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学生。“你知道向导稀缺有多严重,帝国也一直在研制可以缓解哨兵狂躁症的药物——人工向导素,也正如媒体说的取得了一定成果,但也只是在实验期,并没有到能全国推行的程度。但是在凹凸星系,有人在暗中售卖所谓的成品人工向导素药物。”
按了按狐獴的脑袋,警告它不要再试图跳到自己的帽子上。“是假的?”
“不是,是真的,但并不是成品,而是被研究所因为有后遗症而放弃的ptx458,长期服用会使哨兵的五感退化,退化程度因人而异,严重的可能会失去五感中的部分感官。”
这对哨兵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被迫改变,可能会进一步激发哨兵的狂躁症。做这种生意的人,确实可恨。
“需要我做什么?”
“那里情况复杂,在役哨兵军人感太强,军部的意思是从接受过一定训练还未服役的哨兵和向导中选择人去那里暗中调查,哨兵塔出了一个意志力强善于隐藏实力的哨兵,相应的我们需要派遣一个向导。最好是伪装低级哨兵和伴侣。”
(狐獴介绍和图片见下一po)

tbc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