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

吃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狗崽 锤基

『羊花』何苦2

道长×花哥
2

夜里那场雨让温回几乎彻夜未眠,酸疼的感觉一点点渗进骨头,远比单纯的疼痛更令人难以忍受。直到清晨,他才因为太疲惫伏在桌上睡着了,写了一夜的几张信纸就垫在脸下,好在他睡姿算好,不会揉皱了信。
如果可以,他是想多睡一会儿的,可是在那个家伙刚到门前,他就听到了。
于是曲长情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万花弟子难得没有穿戴整齐,而是就那么随意的在里衣外披着衣服,正伸手合上一个盒子的盖子。
他知道那个盒子里是什么,都是温回写给那个人的信。他没打开过,但他知道,他见过不止一次温回小心翼翼把信纸放进去的样子,而每一次都能搞坏他的好心情,让他忍不住用尖锐的话刺回去,好让温回也尝尝心里泛苦的滋味。“你写再多,他也看不到。”
温回的手指轻轻抚过盒盖,又珍而重之地把木盒放到抽屉里安顿好。才若无其事地回答刺猬似的瞪着他的五毒弟子,“无妨,我只不过是想写给他,他看不看到,也没那么重要。”
“我有时候真羡慕他,就算是死了……”曲长情嘲讽地挑起唇角,恶毒的话不受控制地从嘴里吐出来,“也有人心甘情愿为他守活寡。”
闻言,温回反而笑了,他一边慢条斯理地把原本披着的衣服穿戴好,一边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一样弯了眼睛,“不是寡妇,是鳏夫。”顾怀曦现在可无力反驳,温回想象着道长皱着眉头欲言又止最后无可奈何地闭紧嘴巴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微笑起来。
看着那个笑,曲长情突然觉得一阵无力。他不懂,先遇见的是他,先动心的也是他,最后救了温回的命的也还是他,可温回就是记着那个臭道士,哪怕他机关算尽也还是敌不过。
九个月又十三天,他守着昏迷的温回三个月,耐心地等他睁眼,之后又在他的身边陪伴了半年。今天,他本是来一诉衷肠的,当初决心救他时,他决定自私地偷来一年的时间,用这一年,来换这个人的心。九个月了,他觉得是时候了,于是他满心喜悦地来了,他腰带里还揣着他精心寻来的扇坠,白玉雕琢的莲花,他想他会喜欢……可他看到了什么?又是那个木盒,那个装满了信的木盒……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九个月无比可笑,他听到自己干涩地笑声,自己都觉得分外难听,“你知道我……我们是不是永远都没有可能?”
温回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那双令曲长情着迷的檀色眼睛里是满满的歉意。
曲长情定定地看了好久,也没从里面找出一星半点的情意,他认了,当年他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就拿这个人没办法,现在他动作自如,却也还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让我看看那些信吧。”他看着温回,语气是自己都没发觉地无奈,“看完我就带你去找他,不是他的墓……他还活着。我一直骗你的,骗你留在这儿,养好伤就带你去他墓前。其实,臭道士根本没死。”
看着愣在原地的温回,曲长情望着他苦笑,“让我看看,也好死心。”

他终于拿到那个被温回珍而重之的木盒,他小心地打开,看到里面厚厚一叠纸,本以为自己会不愿意面对,可此刻他出奇地冷静,他默默地把这些纸取出来,一张张地看过去。
「下雪了。我想起你曾经说过纯阳的雪景很美,真想看看啊。等我伤好了,就带你回家。」
「我开始喝浓茶了,其实,也没那么苦。看来我从前也不算太过欺负你。」
「我又梦到我们初遇的时候了,一直没告诉你,其实先动心的或许是我。」
「我开始试着做阿甘了,不过果然还是没有这方面的天分,我的阿甘不会动,要是你在,或许能帮上忙。」
「晚饭的时候,筷子掉到地上了。倏然想起曾听过一个有趣的说法,筷子落地,是有鬼魂故意为之,想借用筷子吃东西。是你吗?」
「你能不能托梦给我,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是不是我从前欺负你太过,所以你才不来见我。」
「下雨了,很痛。我有点想提前去见你了……别怕,我只是说说罢了,只是说说。」
「我梦到你死时的样子了……」
「我的红鸾星,落了。」
……

曲长情看得鼻子发酸,温回从没和他说过疼,也从没说过他常夜半惊醒。在他面前的温回,永远是淡定持重、波澜不惊的模样,他都不知道,原来在信里,温回也会示弱。
他现在知道了,也真的是彻底的,死心了。
“我带你去见他。”曲长情说着,又把那块扇坠拿出来,塞到温回手里,“这个,权当做临别礼物吧。反正,留在我手里也没用处。”
温回没说话,他的手在发抖,他努力攥着,试图使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他发现他做不到。他甚至觉得眼眶酸涩,怀疑这是不是又是他的一个梦,不消片刻,他就又会被疼醒。
可是直到他们骑马在夜里进入五仙教的地界,看到曲长情手指着的那个小屋里洒下来的暗黄的烛光,他才敢确认,这次,真的不是梦。
他又能见到他了。

tbc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