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维勇机甲』不谈爱情9

he保证
依旧甜甜甜(*๓´╰╯`๓)♡大家看觉得有意思就评论一下一起聊天啊
脑袋搭在人头顶其实是我很喜欢的动作,不过没人让我这么干就对了,我的基友说过脑袋都要被你戳出坑来了之后我就不敢这么干了……但这个姿势真的超舒服!
这两天沉迷游戏,讲真,我一个奶花为什么要去打jjc,活着不好吗?!

9

勇利回到乌托邦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宽子听到声音从厨房探出头笑眯眯地示意马上就会开饭,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勇利把小维叫出来吃饭吧。”
正换着拖鞋的勇利答应了一声,伸手抚了抚马卡钦覆盖着柔软毛发的脖子,刚要转身去维克托的房间就被恰好看见的真利阻止了。
胜生真利还叼着她的烟,不过并没有点燃,勇利知道这是她的习惯。
看了眼一脸疑惑的弟弟,胜生真利伸手夹住烟,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道,“我看他回来就往那边去了,应该在你房间,好像还没出来。”
“嗯,知道了。”了然地应了声,勇利拍了拍马卡钦的头,“走吧,一起去叫维……”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真利姐刚才说的是……
“我房间?!”
被突然喊出声的勇利吓了一跳,真利瞪着眼睛下意识点了点头,接着就见自己的弟弟冲了过去,还差点绊在马卡钦身上,险些摔了一跤。忍不住小声嘟哝,“一个两个的,就没一个正常的”

勇利跑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在开门的那一刻却犹豫了。他瑟缩着手,因为强烈的羞涩感红了脸,伸手推了推眼镜,拍了拍自己红得发热的脸颊,一遍遍为自己做着心里建设,深吸了一口气才拉开了门。
眼前的情景不属于他设想的任何一种,那个战神一般的男人怀里抱着他精心整理的剪贴簿窝在床上睡得正香,一头银发也因为他时不时蹭被子的动作变得有些凌乱,t恤也因此翻起了一些,露出一截腰线。
——像个孩子一样。
这样想着的勇利缓和了神情,再多的羞涩紧张在面对着这个人的睡脸的时候也平静了下来。他轻轻笑了笑,食指竖在唇上对跟在自己身后的马卡钦做了个静声的动作,才放轻动作小心地进入房间,轻轻地把剪贴簿从睡着的男人手里抽出来放回桌上,被子被男人整个压在身下,勇利试着拽了拽,听到维克托轻轻哼了一声连忙松手,见男人只是啧了啧嘴就翻身继续睡了才松了口气。看着维克托露了一半的后腰终究还是不放心,从橱柜里拿了毯子轻轻地给男人盖上才放心。
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抱起门口趴着的马卡钦去了饭桌。见只有勇利一个人回来,宽子很是惊讶地咦了一声,“小维呢?每次吃饭他都挺积极的啊。”
把马卡钦放在地上,勇利接过宽子手里的东西帮忙摆在桌上,解释道,“可能是今天起得早,他睡着了,我就没叫他。”
“可是猪排饭凉了再热就不好吃了。”宽子忍不住皱了皱眉,有些犹豫,“小维那么爱吃,要不还是叫醒他?”
确实,维克托自从第一次吃了炸猪排盖饭后就欲罢不能,哪餐少吃了就会一副委屈的表情念好久,可是想想维克托熟睡的样子,勇利又实在不忍心叫他,权衡一番后决定等维克托醒了他再为他重新做好了,和宽子解释过后就见宽子笑得眯起了眼睛。
“勇利做的猪排饭才是最好吃的,我都好久没吃过了呢。”
想到自己离家太久,也是好久没好好和家人相处了。勇利不禁有些动容,笑着给了自己的母亲一个拥抱,“明天的晚饭我来做吧,做炸猪排盖饭。”

维克托醒来的时候,发现不在自己的房间不由得恍惚了一下,清醒了下,才想起这是勇利的房间。揉了揉睡得久有些发胀的脑袋坐起来,维克托看到勇利正端坐在桌前,捧着光脑不知道在干什么。
似乎是怕打扰到自己,勇利并没有开灯,只有光脑淡淡的光映在他的脸上,越发显得眉眼柔和。
维克托凑过去看到光脑上是一个人发过来的信息,对方的id是战场上的老虎,头像也是配合id的威风凛凛的老虎,而真正吸引维克托注意力的,是这个id和勇利的对话内容:
战场上的老虎:你最近为什么不上线?赢了就跑你不觉得可耻吗?
猪排饭最好吃:啊?
战场上的老虎:你不记得了?
猪排饭最好吃:……
猪排饭最好吃:我忘了什么吗?额
战场上的老虎:!!!!
猪排饭最好吃:不过你头像确实有点眼熟,我们在网上见过?
战场上的老虎: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会把你找出来的!!

“这是谁?”维克托把下巴搭在勇利头顶,握着勇利的手把光脑抬起一些以便看得更清楚。
“……”勇利终于察觉到了不对,他刚才满脑子都在回忆这个人究竟是在哪碰上的,根本没注意到是什么时候自己被圈在了怀里,那人的脑袋还不客气地搭在自己头顶呢。
不过勇利还是好脾气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虽然他似乎很生气,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维克托重新翻看了遍两人不算长的聊天记录,指了指对方说的第一句话,推测道,“你是不是在网上和他虚拟对战过?”
——这么说起来,好像前两天是有过,而且这么一说,这个头像是有点眼熟!
勇利眼睛一亮,立马想要回复过去,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拉进黑名单了。
——……还真是孩子气啊。
看到勇利认真地盯着光脑,维克托感觉自己被忽视了个彻底,莫名地有些心理不平衡。收回手臂将青年向后揽了揽,忍不住拖长了声音,“勇利,我——饿——了。”
回过神来的勇利被两人的姿势弄得有些脸红,轻咳了一声挣脱开来,站起身急匆匆地往外走,边走边说道,“猪排饭凉了不好吃,我去给你重做,你你先等等。”
不过他通红的耳根和颤抖的声线出卖了他努力掩饰下的心情。
维克托笑了笑没有点破,好心情地露出了心形嘴,“WOW,好期待!”
tbc

评论(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