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维勇机甲』不谈爱情8(重发试试)

he保证
之前7有点短,所以8我尽量更得粗长了些(*`▽´*)

8

马卡钦之前就追着勇利跑出去了,天知道这个人工智能为什么会像个真正的宠物狗一样粘着勇利,维克托一度对此倍感疑惑。不过不管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他一个人独处的状态。
从美奈子的家到乌托邦的路上,能远远地看到那片海,海浪拍击的声音令人心情不由得沉淀下来,维克托不知不觉中便将之前被打断的回忆继续了下去。

PTSD——创伤后应激心理障碍,不止雅科夫,连维克托自己也无法相信这种心理问题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可是当他得知发现了虫族巢穴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全无本该有的兴奋和战意,整颗心脏紧缩着,被不知名的恐惧和担忧所占据,他甚至发现自己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的时候手指竟然都在颤抖。
“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我们一定能发现虫族新的弱点!”
——闭嘴,蠢货!万一这是个陷阱你根本无力承担后果。
“我们只需要派一支精英小队和几个研究人员。”
——闭嘴!
“我觉得尼基福罗夫上将就很适合这个工作,不如……”
——闭嘴!我让你们闭嘴!!!
维克托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近乎踉跄地冲出了会议室,直到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他都没能冷静下来,他的手颤抖到几乎无法为自己泡一杯咖啡。
他暗沉了眼,在心中对着自己冷笑——
看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丑态!胆小得简直不像个军人!
他无法抑制脑海中不断涌现的画面,血肉横飞的战场,他的亲信汤姆驾驶的机甲被埋伏着的虫族纠缠住拖拽走,而他无力回天,被虫族们阻隔着,拼劲了全力也没能及时赶到,只能眼睁睁看着汤姆引爆了自己的机甲,和钳制着他的虫族一起湮没在熊熊烈火中……
不能再重蹈覆辙了,虫族的阴险狡诈体验一次就够了,必须阻止他们白白送死,没必要做无畏的牺牲,没错,阻止他们。
没等维克托抬起手腕操作终端,就被拽住了小臂。绿眼睛的军人仍然挂着玩世不恭的笑,眼神却格外认真。“维克托,我刚才就发现你不对劲,满头大汗暴着青筋,你怎么了?”
“……”
——不对劲……是了,我不该这么畏首畏尾,这不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该有的样子。
“你没事吧?”看着自己的朋友一脸恍惚的样子,克里斯才觉出事情的严重性,他敛起笑,收回拽着维克托手臂的手,不容拒绝地下了决断,“这次的任务我会提出申请由我的小队来完成,而相对的,你趁这段时间调整好自己,你这没精神的样子我怕传染给我。”
回过神,维克托向上撩起头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了肩膀,露出一个稍显疲惫的笑容,“好吧,或许你说的没错,谢了。”

拉开门,胜生真利正倚在玄关处抽烟,见他身后没有勇利疑惑地嘟哝了句什么,维克托没听清,此刻却仿佛受回忆的影响,也没打起精神多加询问,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权当打招呼。换了拖鞋就往勇利的房间走去,拉开门之前,他还是低迷的,直到整个房间全无遮掩地映入他的眼帘,胸腔仿佛突然被暖意盈满了,面对着满墙的自己的海报,维克托发现他无法拿那种消极的心情去面对。
说不惊喜是假的,可是维克托却没有多大意外。合上门维克托环视这个房间,除了满墙的海报,还发现了桌上半摊开的剪贴本,厚厚的本子已经使用了一半,贴的全是关于自己的新闻报道,事无巨细。
原来勇利真的这么喜欢我啊。——这么想着的维克托不禁又陷入了一段回忆中去。

对于自己的突然到访,雅科夫很是意外,但老师太过了解自己这个学生了。在雅科夫认真的眼神下,维克托简洁地把目前的窘境说了出来。
“雅科夫,我该怎么办?”
看着向来不听话的学生一脸茫然地垂着头坐在自己面前,雅科夫突然发现自己生不起气去教训他了。他只是难得地放缓了语调试图安慰道,“我想你需要一个假期好好放松一下,最好再和心理医生好好聊一聊,这对你有好处。”
维克托叹了口气,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最终还是妥协地点了点头。
见青年同意,雅科夫才松了口气,然而对学生难得的听话,他却实在高兴不起来。“打起精神来,既然来了,要不要顺便看看毕业展示和毕业舞会?别说你忙维恰,你需要放松。”
“是,我知道了。”
然而看着雅科夫强烈推荐的优等生在演示对战中精神恍惚地左躲右闪,维克托不由得皱着眉揉了揉额角,或许他不该答应留下来。这种情绪在看到那架机甲跳跃时一个不稳摔倒在地的时候尤为强烈。
不过既然答应了,维克托也没打算中途落跑,还是留到了毕业舞会。不过已经有一些意兴阑珊,拒绝了雅科夫请他上台讲话的建议,维克托在雅科夫象征性地介绍后就低调地离开了舞会的中心,不过显然无论是他出色的容貌还是耀眼的身份都注定了他无法享受一个安静地舞会。
委婉地拒绝了又一位女士的邀舞后,维克托发现了之前那个让他大失所望的优等生的身影。那个名叫胜生勇利的毕业生穿着一件簇新的西装神情却十分落寞,不过想来也是,毕业展示上几乎一塌糊涂地表现,放在谁身上恐怕也高兴不起来。维克托注意到他的时候,他面前的已经堆了不少喝完的杯子,而青年正一边扯松了领带,一边拿了新的一杯往嘴里送。
维克托下意识挑了挑眉,断定这个优等生不止临场表现差,心理素质恐怕也是差的可以。他当然注意到青年泛红的脸颊和迷蒙的双眼预示着什么,不过他向来没有多好心去管别人的闲事,更何况是在他自己心情也不佳的时候,当下便移开了视线不再关注。
而没过多久,他就又被青年吸引了视线。
那个时候青年的西装外套已经不知道丢去了哪里,衬衫的扣子也解开了几颗,正在和一个金发青年斗舞。维克托认出那个金发青年是因为入学成绩优益也被受邀到舞会的新生尤里,他记得尤里在雅科夫身边的时候还是一脸不耐的高傲神情,这会儿却跳舞跳得连表情都有些狰狞了。尤其是在那个喝醉了的胜生勇利姿势漂亮利落地绕着他转了一圈还顺便伸手挑了下他的下巴的时候,尤里的怒吼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大厅。
看着全心沉浸在舞蹈中的胜生勇利,维克托甚至无法把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那样生动惑人的表情,那样热情洋溢的动作……跳着舞的胜生勇利耀眼地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完全看不出喝醉前内敛沉默的样子。
轻轻地笑出声,维克托甚至也忍不住加入了战局。看到他的加入,胜生勇利似乎很是兴奋,那双栗色的眼睛
一瞬间似乎盈满了星光,踩着舞步来到自己身前出乎意料地扑了过来。
青年两手环在自己颈后,一张红润的脸凑得极近,热气就呵在他的领口,维克托下意识环住对方的腰以免摇摇晃晃的人栽下去,一边望进了那双栗色的眼睛——盈满了水雾,自己的影子就倒映在那漂亮的眼睛里。
被青年专注地注视着,耳边是青年神志不清大声嚷出的话——
“维克托!维克托来我家玩好不好,温泉很舒服的!来吧来吧!”
“如果我斗舞赢了,维克托就来当我的教练好不好,我一个人的教练。”
“维克托,我好想和你并肩作战啊,好想……”
在那一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被一个人热情直白的话触动了,他看着怀里醉得一塌糊涂的青年,忍不住想,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人啊,明明成年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
不过他当时觉得以后可能也没机会和青年再见了,便尽兴地与青年斗舞,还忍不住拍摄了几张照片权作纪念。直到那天坐在办公室里的维克托收到了一封来自基因适配所的信息,他才不得不承认,缘分真的是妙不可言,而他何不遵从这命运的指引呢?
tbc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