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维勇机甲』不谈爱情6

he保证
进入考试周……说是周但其实长达半个月,脑子要炸掉了,考试期间慢更各位抱歉,假期会努力日更的我保证

6

美奈子耸了耸肩,似乎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避重就轻得转开了话题,“我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报这个专业,或许我也有一腔热血吧。不说这个,勇利来,是要看维克托吧?你知道在哪的,门没锁。我这里还要再忙一会儿。”说完,女人又埋头于设计稿。对于美奈子的这种状态,勇利早就习惯了。他转身带着维克托走向角落里通向地下室的楼梯,耳边果不其然传来男人疑惑惊讶的声音,勇利揉了揉脸,逼自己面对现实。
“维克托……不就是我吗?”银发男人诧异地发声,却还是跟着走下那个小楼梯。视线落到勇利红成一片的耳朵时,也同时听到了对方小声的回答。
——“其实……总之,维克托看到就明白了。”
维克托兴奋地瞪大了眼睛,声音里都透着浓浓的期待,“保持神秘感吗?我最喜欢了!”
对于男人体贴地不再追问,勇利发自内心的感谢。深吸了一口气,他推开了面前厚重的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架立在地下室中央的高大机甲。
眼前这架黑色的机甲有着流畅优美的线条,看起来十分轻巧,却又不像单纯注重敏捷的机甲那般脆弱。伸手敲了敲机甲的外壳,维克托肯定,这架机甲的爆发力不容小觑。
视线勾勒着机甲每一道弧线,维克托了然地笑出声来,只觉得胸腔被一种满足感涨得满满的。“维克托是它的名字吧?这架机甲的样子,很让人怀念。说起来,我没想到勇利会这么喜欢我。”
“嗯。”从维克托的话中,勇利知道自己那点迷弟心思恐怕已经被洞悉的彻底了。尴尬地搔了搔脸颊,勇利轻咳一声解释道,“当时看完维克托的首战录像,很憧憬战场上的你,所以拜托美奈子老师把她正在设想的机甲外形设计成那架机甲的样子……”说到这里,勇利有些难堪地抿了抿唇,他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被维克托反感。毕竟那是维克托的第一架机甲,在后来与虫族的战役中被严重损坏,无法修复。现在外表几乎一样的机甲出现在维克托眼前,难免会引起维克托不好的回忆。
越想下去,越不由得感到不安,勇利几乎不敢抬头去看维克托的表情。
然而没让他纠结多久,就被捧着脸颊抬起了脸,对面英俊的银发男人笑得温和,莫名地让人安心,仿佛有温暖的泉水缓缓地流淌入心口,慢慢充满整颗心脏。
眼前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青年让维克托的心不自觉地柔软下来,他垂首贴上青年,额头相抵地蹭了蹭,试图安抚只要在自己身边总是变得有些局促的机甲战士。“看到曾经共同战斗的老朋友一样的机甲,我很开心啊,谢谢你带我过来。勇利,不要这么战战兢兢,我以为我们至少会成为不错的朋友,不是吗?”
“朋友?”细细地咀嚼这两个字,勇利感觉自己仿佛被从天而降的联邦币砸中了脑袋。
“是啊,难道勇利一直把我当做随便的什么人的关系吗?好过分!”这样说着的维克托可怜兮兮地眨了眨那双湛蓝的眼睛,直到眼前的青年手足无措地伸长了胳膊拍着他的头试图安慰,这个恶劣的银发男人才噗嗤一声笑出来,一边嚷嚷着“勇利好可爱”,一边把那只慌慌张张要缩回去的手握在了手里。“勇利,和我说说这架机甲吧。”
提到这架机甲,勇利安静了下来,眉眼间都带上了柔和的光。“我十七岁的时候,在美奈子老师终端上看到还是在校生的维克托的首战录像,那时维克托娴熟地操纵着那架黑色的机甲,每个跳跃都令人惊叹,而最吸引我的,是你操纵机甲战斗时那种充满力量的美感。”说到这里的时候,勇利下意识地反手回握住维克托的手,侧头注视着身边人的眼睛很亮,“就是这段录像,让我决定以后也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机甲战士,和你站在同一片战场上。美奈子老师很支持我,严格来讲,她才是我的机甲启蒙导师。在我考上联邦第一军校之后,美奈子老师允诺会为我造一架属于我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机甲,在她问我想要什么样的外形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那架黑色机甲的样子,它战斗的样子真的太美了。维克托,如果可以,我想驾驶着这架机甲与你并肩作战。”
勇利的眼中是让维克托似曾相识的憧憬,维克托恍惚间觉得这情景与记忆中的完全重合了。眼前的青年,眼睛里好像有光,那么明亮、灼热,维克托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这目光轻轻戳了一下,软得一塌糊涂。
他耐心地听青年诉说着,直到青年说完,明亮的眸子望着自己等待回应。
他听到自己带着笑意的声音——
“好啊,我在战场上等你。”
得到回应的胜生勇利觉得那一瞬间他甚至要窒息了,然而很快,这股兴奋就被蔓延的失落所覆盖了。勇利忍不住沮丧地垂下头,眼镜顺着鼻梁滑下了一点堪堪挂在鼻尖,和主人一样无精打采。
“可是没办法的吧……我的水准还差太多了。”
“嗯,是呢。所以,勇利,努力让自己配得上这架机甲吧。勇利的身体里有着世人都不知道的潜力,甚至连勇利自己都没发觉到的潜力。”维克托笑着凑近失落地青年,托起对方的下巴,让他看清自己眼中的期待,“展示给我看吧,勇利。”

tbc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