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维勇机甲』不谈爱情4

he保证
这章还是没能写到机甲,呕血,心力憔悴

4

“勇利~勇利~”
“起床喽~”
“勇~利~”
这个声音是……
半梦半醒中的胜生勇利努力地思考着,生锈般的大脑缓慢地得出一个结论——这种荡漾的语调,果然是维克托没错……维克托啊……诶!
“维克托!!”
看着猛地坐起来喊出声的勇利,维克托配合地摆了个吃惊的表情,“wow勇利,叫醒你可真不容易。作为军人这么倦怠可不行呐,起床,我们去跑步。”
似乎是注意到勇利犹豫的表情,维克托眯着眼睛笑着,语气却变得危险起来,“难道……勇利想要在成为正式军人的第一天就因为腰围增大而修改制服吗?嗯?”
“我知道了。”深深地叹了口气,勇利在心里默默哀悼了下自己过早结束的假期。
两个人起得早,宽子也是刚刚起来。勇利看着母亲双眼迷蒙地打哈气,忍不住微微牵起唇角,“困的话就回去再睡一会儿,今天的早餐我来做。”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母亲推回房间,贴心地轻轻关上了门。

早餐并不需要太丰盛,勇利做了蔬菜汤,烤了面包片,又按照每人两个的量做了煎蛋。很简单的早餐,不过身边的男人却在全程惊叹,“wow,好棒!能娶到勇利我真是幸运!”
“……还只是未婚夫而已,请不要发无谓的发言。”勇利深吸了口气测过身躲开维克托的视线,努力忽视泛起热度的脸颊,把早餐放进保温箱保温。在家政机器人全权代劳的如今,胜生家仍旧使用着传统的保温箱,宽子说这样更有生活的趣味。
“好了,先晨练,回来刚好一起吃。”感到脸上的热度褪去了些,勇利才轻咳一声转过身,然后对上了维克托一脸委屈的表情。
“勇利真是冷淡啊,是不是,马卡钦。”这样说着的男人满脸哀戚地半蹲着抱着马卡钦蹭来蹭去,不过时不时飘过来的眼神暴露了他。
勇利忍不住笑出了声,“噗,维克托你还是小孩子吗?明明还比我大四岁呢。哈哈。”
“……还是昨晚睡着的勇利比较可爱,抱你回房间的时候还会搂着我的脖子撒娇……醒过来却……”
“停!”不知道是这个早上第几次面红耳赤,勇利红着脸打断了男人的话,结结巴巴地试图挑开话题,“不是说要晨……晨跑吗?快点出发比较好吧……对,出发。”

晨跑拆分开来就是晨和跑,晨没错,至于跑——只有自己在跑吧。
“勇利加油哦。马上就到了哟!”
——讲真,开这么慢速的悬浮车绕着我转来转去,您真是辛苦了,上、将。
似乎发现了勇利的咬牙切齿,维克托的语气里满满的无奈,“马卡钦也在陪跑呢,勇利可不能辜负马卡托的心意。至于我,我可没有鼓起的小肚子,不会穿不进制服,没必要做无用功嘛。”
——是是是,你说什么是什么。不过,说起来……
“维克托怎么知道我上报的尺码现在穿会小?”
“当然是因为看了你档案上的照片,照片里的勇利可没这么肉嘟嘟。”这么说着的维克托伸长胳膊,戳了下勇利软乎乎的脸颊。“海边早晨人很少啊,走,去坐坐。”
——果然,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长谷津的海很蓝,带着一种静谧的美。冬日的早晨,阳光温和地撒在海面上,整片海就带上了星星点点的闪光,看着这样的景色,仿佛心都会因此静下来。
“勇利。”维克托的声音十分平静,与他平常的语调不大相同,此刻的维克托才更像那个被追逐着的战神。
“嗯?”勇利轻轻地应了声,偏过头去看维克托的侧脸。不管多少次,还是会被这个人为这个人的俊美而惊诧。
维克托抿了抿唇,转过脸来。被那双迷人的蓝色双眼注视着,勇利不由得红了脸,此刻的他仿佛又变成了那个会躲在房间盯着维克托的海报满床打滚的迷弟。
“勇利,我是第一次和人订婚,不知道怎么做才是称职的未婚夫。”男人说着微微蹙了蹙眉,似乎很是苦恼。“勇利希望我怎么做?对了,勇利有恋爱经验吗?你以前的恋人是怎么做的?”
“没有啦!”这个人一脸认真地到底在想什么啊!
“诶?没有吗?那我说说我的好了,我第一次恋爱的……”
“不用了!”大声地打断维克托的话,勇利拍了拍胀红的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维克托就是维克托,不需要做任何改变就很好了。”
似乎被勇利的反应吓了一跳,维克托疑惑地重复了一遍,“不需要做任何改变吗……可是勇利都不和我亲近,也不说自己有关的事,我对勇利还是一无所知呢,明明都订婚了的。啊,果然是被讨厌了。”
“不是不是不是。其实……”勇利人忍不住微微低下头,“其实是我一直以来都太崇拜维克托了,不想你知道我不好的地方。而且……订婚什么的,果然还是没有什么实感。啊,我都在说什么啊,总之……”
“原来问题在这里。”恍然大悟似的,维克托猛地站起来,“好,现在就去找宽子谈谈订婚仪式的事。”
“诶?不是,维克托等等!”
“勇利有西装礼服吗?”
“有倒是有……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嗯?”

疲惫地把自己扔到床上,勇利觉得这个早上除了兵荒马乱,真是找不到其他可以形容的词了。
好说歹说算是打消了维克托要办订婚仪式的想法,不过,马上维克托又有了新的想法——
“勇利,那我们去买订婚戒指吧!”
——天才的思维都是这么跳脱的吗?
说买就买,迷迷糊糊地就和维克托到了首饰店。晨跑的两个人都没带什么钱,维克托终端里倒是有很多钱,可惜他的终端被落在了家里。最后还是勇利用终端拜托销售小姐分期付款才算完。
“勇利的眼光真的很有问题啊。”
“……”还没正式订婚,他可以反悔吗?
“不过既然是勇利挑的,再丑我都会戴的。”维克托笑眯眯地合上戒指盒,拉着勇利的手冲上悬浮车。“我记得我们刚刚有路过一个教堂。”
被扯上车的勇利还没喘匀气,悬浮车就猛地上升开了出去。“等等,维克托,马卡钦还没上车”
“放心,他是人工智能,速度比悬浮车快得多。”
“……”他似乎总是忍不住把马卡钦当作真的狗呢。
悬浮车停在教堂门口,勇利能听到从教堂里传出的唱诗班的歌声,圣洁而美好。就在这时,他被维克托拽下了车,手里被塞了个戒指盒。
对面俊美的男人笑得迷人,向自己伸出了右手,“帮我戴上吧,勇利。”
愣愣地握住那只手,小心翼翼地把戒指轻轻沿着手指推上去。然后自己的右手被维克托握在手里,被戴上一模一样的戒指,勇利看着维克托顺势将他的手抬到唇边,轻吻了下他指上的戒指,然后牢牢握住,“勇利,现在,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夫了。”
银发的男人笑得温柔,那双深蓝色的眼里漾着醉人的光,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勇利觉得自己似乎就要溺毙其中。
“……”这样的画面真的很令人感动,不过忍了又忍,勇利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戴在右手无名指的话……不就是护身符了吗?能使人安定心神的……”看着男人渐渐变得危险的视线,勇利不自觉地噤声,决定回去好好查一查。
深吸一口气,遏制住为自己的未婚夫科普联邦常识的欲望。维克托磨挲了下自己未来伴侣手上的戒指,低低地笑出了声,“但这不是也很浪漫吗?我们的订婚戒指就是你的护身符,我亲手为你戴上的戒指,会替我好好守护你的吧。”
“……”
“这么说也不对,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离开你身边的。我亲爱的勇利。”
“……”犯……犯规!

tbc
设定联邦是由多个国家组成,其中最大的国家的统治者成为联邦的国王,其他国家的统治者失去统治权,成为协理政务的亲王,亲王联名可以撤回国王的决定。
联邦保留了各个国家原本的习俗。
由于在日本右手无名指带戒指是护身符,而在俄罗斯右手无名指戴戒指是婚戒,所以在本文,我们保留这一点。

评论(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