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维勇』(生贺)拥抱你就像拥抱奇迹

        请问,如果早上一睁眼就对上男神放大的笑眯眯的脸,你会有什么反应?
        日本的王牌胜生勇利对此的反应是僵硬、脸红、大叫着躲进被窝……
       
       “维克托!”
       “好好好,我不说了。”银发的俄罗斯男人笑着举起两手做投降状,而他旁边的尤里奥已经在拍桌狂笑了。“我想第一个对你说生日快乐嘛。”
         勇利鼓着脸不说话,把脸埋进杯子里喝了一大口热茶。现在还没从之前的尴尬里回过神,勇利的脸颊还是红红的,23岁哦不24岁的男人,还这么容易脸红怎么行啊。
         这么想着的勇利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抬头,立马对上维克托的笑脸,于是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胜生勇利选手就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卸了气,顶着一张涨红的脸往后躲,不过很快就被维克托用手钳着下巴拖了回来。“那勇利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喂喂!太狡猾了维克托,不可以直接问啦!”尤里在一边语气凶恶地嚷着,“你这是犯规,就算你赢了我也不会认的!”
      “诶,不可以吗?”
      “想也知道的吧!你这个老男人!”
        胜生勇利看看要喷火了的尤里,又看看一脸可惜的维克托,想想两人对话中暴露的信息,脸上的红晕终于消下去了。“要吵架的话,劳驾先放开我的下巴。还有,你们瞒着我打赌了?”
      “啧”尤里狠狠地撇过头,说漏嘴了……

      “所以,你们拿我最喜欢的生日礼物这点来打赌了?”看着维克托乖乖地点了点头,勇利感到一种深深地无力感。“赌注呢,是什么?”
      “勇利当天的生日安排。”看着勇利惊讶的眼神,维克托耸了耸肩,“因为突然发现我们两个都规划了勇利的生日惊喜,但是毫无疑问,只能选一个。”
        维克托为自己准备生日惊喜勇利倒不觉得意外,不过尤里奥竟然也有准备?感觉这个消息就足够称为是生日惊喜了。
      “喂!你别想多了,只是想你带路而已。蠢猪,你笑什么啦!”
       “打赌都暴露了,这下怎么办。”维克托很难过似的揽着马卡钦的脖子蹭了蹭,“好遗憾好遗憾好遗憾……”
        看着维克托边嚷着边悄悄瞥过来的样子,勇利忍不住笑出了声。“那就都去吧。”
       “诶!!”
        一直都喜欢看维克托被自己吓到的样子,这次还收获了尤里奥的震惊脸,这个生日过得还真是物超所值。
      
      “尤里奥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是啊,充分意识到这一点了。”
      “毕竟一直都一副早熟的样子呐~”
      “深感赞同的说。”
      “你们两个在在自说自话什么?”尤里咬牙切齿地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真当他对游乐场感兴趣吗!他只是莫名觉得胖猪会喜欢……果然都是错觉错觉!
      “不过还真的蛮想尝试下过山车……从小就在冰场,想一想还真没来过游乐场。”勇利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侧头去看生闷气的尤里,“谢谢你,尤里奥。”
      “……哼”算你识相。
        过山车、摩天轮、飞椅……各种项目都玩过之后,已经接近黄昏了,勇利了眼时间,有些担心,“维克托,那个,真的来得及吗。”
        维克托闻言展臂勒过勇利的脖子,“当然,教练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分明就有!而且我当时都忍不住哭了好吗!
        当然这话勇利还没脸说出口,赛前因为维克托吓唬的话而哭了什么的,要是让尤里奥知道 绝对会被笑死的。
        不过这次维克托确实没有骗尤里,因为确实还来得及。不过……
      “冰场?”尤里有些目瞪口呆,“你说的惊喜难道是要勇利训练吗?”
        维克托摇了摇头,一脸神秘地眨了眨眼。“勇利,穿上冰鞋,等我一下。”
        勇利满心忐忑地立在冰场上,直到熟悉的音乐突然响起,这是……YURI ON ICE!
        而随着音乐出现的是穿着冰鞋的维克托!
         勇利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维克托在冰场上舞动,这段原本表现勇利迷茫失礼的部分被维克托做了改动,流畅恣意的接续步、四周跳,脸上沉醉的表情,渐渐地神情由沉醉变为迷茫困惑,维克托的动作变得更慢,仿佛陷入了难解的困扰之中……这是,这是维克托的经历!从少年成名,到成人赛的大放异彩,再到感到自己陷入瓶颈的维克托的经历!
        勇利这么想着,却见原本旋转着的的维克托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他的眼中开始放光,脸上涌现出狂喜,而他的视线与勇利对了个正着。看着优雅地伸展开手臂向自己滑来的维克托,勇利突然意识到,现在音乐进行到自己与维克多相遇的片段了。手被牵住,维克托在耳边低低的笑着,“接下来你按原来的做就好。”下意识地跟上了动作,勇利的心绪却很混乱,虽说按维克托说的那样还是在按照原本的编排滑,可是很不一样的是,每个动作都有着维克托的牵引,维克托有时抬高手放开任勇利做出跳跃的动作,有时又就在勇利身侧,和勇利用一样的步伐和动作……直到最后停止的动作,勇利一手按在胸口,一条手臂展开,而维克托紧紧贴在勇利身后,一手自后环住勇利的腰,一手展开,恰好扶着勇利展开的手。
        勇利胡乱喘着气,听到维克托同样带着喘息的声音响起,“这个故事本来就有我的参与不是吗?呵,勇利,记得之前赛前为了鼓励你抱住你的事吗?其实我当时很紧张的,不知道作为教练该怎么安慰选手,后来就想,用拥抱传达我的想法,我的支持和我对你的信心。之后每次你下场我还是拥抱你庆祝,那时的心情就像拥抱着奇迹,每次,都是不一样的惊喜。勇利,生日快乐。”
        还维持着结束姿势的勇利红了眼眶,感动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笨蛋维克托,太犯规了!
      “诶诶诶,勇利你、你别哭啊。啊啊啊啊啊啊,是不是吻你一下会好些?勇利勇利……”
      “上次就说过不是啦!”这样说着的勇利吸了吸鼻子,还是回身捧着维克托的脸,仰头吻了上去。看着维克托惊讶地睁大眼睛,勇利笑出了声,“这个生日惊喜我很感动,但就像维克托之前说的,能让维克托大吃一惊的方法我也只想到了这一个。”
        尤里:喂,你们还记得我的存在吗?
   

——————————
勇利小天使生日快乐!这篇贺文也是包含私心,太想看这两个人双人滑了,不过想也知道不可能,唉:-(
刚刚犯蠢,没写完就错手发出去了,虽然马上就删了,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囧,希望没人发现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