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荼岩』驱邪(4)

天师荼×记者岩
(1)http://chuanjunyiranmeiyoucunzaigan.lofter.com/post/1e4baac9_cd55010
(2)http://chuanjunyiranmeiyoucunzaigan.lofter.com/post/1e4baac9_cd74e86
(3)http://chuanjunyiranmeiyoucunzaigan.lofter.com/post/1e4baac9_cda7df3

————————————————————————

     “为什么只有我没事……”
      空气似乎有一瞬间的凝滞,神荼看着安岩紧张恐慌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然而最终也只是抿唇不发一言。直到厨房里水烧开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安岩忙回身把水壶的插头拔了下来。
    
    “算了算了,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安岩端着杯子吹了吹,小心地喝了一口,“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喝完水我就回家,继续当我的小记者去。”
    “恐怕不行。”神荼叹了口气,“你的名字和照片都在新闻里出现过,死亡记录能消掉,人的记忆消不掉。”
    “也就是说,我绝对不能再以安岩的身份出现在报社了?”是啊,他怎么就没想到呢。他安岩已经以一个车祸死者的身份出现在新闻上了,报社肯定都知道了,他要怎么解释自己死而复生。而且,他现在应该已经被证实死亡了,那……等等!
     安岩杯子一放,双手撑着桌子靠近桌子对面的神荼,语气难言激动地确认道,“神荼!你刚才说死亡记录能消掉?真的吗?”
     无言地点了点头,神荼起身往门外走去,“跟我来。”

     三个小时后……
     看着眼前热闹的集市,耳边环绕着热情的叫卖声。一切都那么地正常,又那么地不同寻常。左手边卖珍珠的摊主有着绿色的皮肤,皮肤上有着脓包似的凸起,看起来恶心异常,安岩离着三四米远,都能清晰地闻到那浓郁的海腥味。右侧的摊主正常些,是个穿着绿纱古装的妩媚女人,一颦一笑都带着若有若无的魅惑,就那么随意地倚着,就让人想到媚骨天成这个词。即使一直把自己的美女上司包姐奉为女神的安岩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美人比包姐美了不止一点半点。似乎意识到有人在看着自己,绿衣美人慵懒地偏过头抛了个媚眼,红唇微张,细长分叉的舌头在唇畔舔过。安岩被吓得猛地收回视线,缩着脖子又往神荼身边靠了靠,“这这这是鬼市?”
     “嗯。”神荼淡淡地应了一声,视线仍四处逡巡着,似乎在认真地找着什么东西。
      已经隔了很远了,安岩还是能听到刚刚那个蛇妖美人的笑声。这是被调戏了吧!果然是被调戏了吧!安岩愤愤不平地想着,忍不住又离神荼近了点,毕竟调戏还好说,要是被哪个妖怪抓去填肚子……
      感觉到贴着自己的人打了个寒颤,神荼不由觉得有些好笑。瑞秋答应帮忙注销死亡记录,不过也提了条件,要么两个人都加入THA,要么就找来一样能让她满意的宝物。
    “神荼哥哥,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你还是加入THA吧。”
      面对瑞秋殷切的目光,神荼只扔下一句“东西我会带来。”就径自出门了,安岩只得把喝了一半的茶放回桌上,道了声再见就奔出了门。
      在看到门口那辆破旧的教练车还停在原位的时候,安岩松了口气。霸道总裁还记得等自己,真令人感动。
      于是在车上被感动到的安岩充分发挥了他的吐槽技能侃东侃西,以期能够拉进和霸道总裁的距离。
    “你这车怎么会停在医院门口啊?你之前放那儿的?”
    “话说你们天师是不是都会画符?用朱砂还是黑狗血?”
    “说起来……咱这车里现在有鬼吗?啊对了,应该没有,你给我开天眼了,有的话我也能看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嘿嘿。”
   “神荼啊……”
     回应安岩的是神总裁加速后一个漂亮的漂移,以及在安岩喊着救命的惨叫声里也能听的清晰无比的一句话——
   “闭嘴,二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