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荼岩』驱邪(3)

天师荼×记者岩

        直到坐在神荼的公寓里,安岩还有些没回过神来,手握方向盘的时候突然被兜头罩了个黑布袋子,视线受阻,头上又被扎了不知多少根针,即使神荼念咒语的声音再悦耳动听都没法让他冷静下来。天知道,慧眼开了之后看到迎面而来的货车,安岩的心脏差点没从胸腔里跳出来。
        看了看对面冷着脸的神荼,安岩吸了口气,“能给我杯水吗?”
      “没有。我不常在这。”想了想,神荼似乎也觉得这样待客确实有些不妥,迟疑地补充了一句,“如果你需要,可以去厨房烧水。”
        他怎么能指望眼前这尊不染凡尘的大神给自己准备水呢?真该庆幸神荼家的厨房里还有电水壶,呵,呵……
        感觉到自己的手还在颤抖,安岩认命地叹了口气迈进了厨房。这一天发生了太多超出他认知的事,感觉这辈子的惊吓都在这一天压了过来,安岩觉得自己确实需要来一杯热水压压惊。
      “趁这个时间,可以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当时看你手里拿着把很奇怪的武器……泛着蓝光的,那是……”
        “惊蛰。”神荼说着翻转手腕,掌心出现一柄黑棕色的木制的短剑,剑身有三道弯曲,在神荼握紧的瞬间,剑身被笼罩于蓝色的光晕中。“千余年树龄的桃木所制,恰被初春第一道雷集中,树干经烈焰日夜煅烧,表层化灰,七日后取其精华炼制成型。惊蛰剑蕴含天雷之力,诛邪辟异。”
        “这尼玛是神器啊!屠龙刀那种?”安岩目瞪口呆地看着神荼手里的惊蛰,拿着这种神器,这哥儿们得多大来头啊,龙傲天?叶良辰?默默在心里吐槽的安岩并不知道他日后还真有机会能遇到现实版龙傲天。
        看安岩瞪着惊蛰不知神游到了哪里,神荼叹了口气,翻转手腕,惊蛰随着一抹蓝光消失在手心。“我是天师。”
       “天师?!”虽然已经有些猜到,但真听到神荼亲口承认,安岩还是有些接受不良。“等等,你让我整理一下,你是天师,那车里那些东西是……僵尸?还是妖怪?”
        “你可以理解成僵尸。”神荼顿了一下又说道,“车上只有你没被毒气影响。”
         安岩倒抽了口冷气,“也就是说,还会感染?如果我当时也被影响,那……”
       “也会变成那样。”神荼抬眼,冷冽的蓝眸直视着安岩。
         安岩顿时感觉后背发冷,车上的其他人都被感染了,那为什么……
        “为什么只有我没事……”

——————————————————
终于快要上正餐了。・*・:≡( ε:)8
        

评论

热度(12)

  1.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