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荼岩』驱邪(2)

天师荼×记者岩

       “这么摔下去我竟然没死?我这简直就是超人啊。”
       “你已经死过一次了。”
         一个冷淡的声音惊得安岩下意识绷紧身体站了起来,门边倚着的人十分眼熟,正是在公交上把自己甩下车的帅哥。不过安岩眼下却没心思责问这一点,他的全副心思被青年的话牵引着,小心翼翼地重复了一遍,“……死过一次?”
        “醒来这么久,还没注意下自己在哪吗?”青年一边唇角几不可见地上扬了些,“这里是太平间。”

      
        “我们现在是死是活啊?车上的那些……那些东西又是什么?”
        “你能说句话吗?回我一句成吗?”
        “你能复活尸体,你究竟是谁?”
         神荼叹了口气,回身冷冷地抛出两个字“神荼。”
         “那个……神荼,我们现在是死是活?”
         看着眼前的二货难掩不安的神色,神荼终究还是回了他一句,“生死不明。”
         “生死不明?!”安岩猛地拔高了声音,颤抖地摸着自己的手臂和脸颊,“体温还是热的,但是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对,对了,不管怎么样先给家里报个平安。估计我这次已经被同行搬上电视了,得让他们放心才行,手机……手机……”
        安岩语无伦次地念着,半天才把手机从裤袋里掏出来,还没来得及解锁,手臂就感到一股电流,顿时一麻,手机掉在了地上。楞楞地盯着摔在地上的手机,酥麻的手臂似乎让他稍微冷静了下来,而神荼冷淡的声音就在这时砸在了他混沌的脑海里,
       “生死不明,还想连累家人吗?”
        神荼说完,转身走出医院后门,安岩这才像是回过神似的,慌忙捡起手机追了出去。
        神荼正盯着门口的教练车,思索了一会,就一脚踢开抵着车轮的砖块,拉开车门就要坐上驾驶座。
        这家伙这就要跑?
        大脑刚得出这个结论,安岩的身体已经做出了动作,抢进驾驶室,牢牢霸占了驾驶座。安岩自己还没回过神,神荼就已经接受良好地坐进了副驾驶。
        磨了磨后槽牙,安岩干脆一副无赖样儿地一手搭着方向盘朝神荼挑了挑眉,“不说清楚,你这车还就别想开走了。”
        出乎意料地,神荼只是淡淡地掀起眼皮看了安岩一眼,唇角似乎又带了丝笑意,下一秒这辆车就驶了出去,安岩一边嗷嗷叫着一边回身握住方向盘,“卧槽你疯了吧你!”
       “二货。”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