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天下三·玉莫』守护(1)

     玉玑子在决定去见莫非云之前,犹豫了很久,他答应过师父,不会去打扰他的生活。可是明知道莫非云就生活在大荒的某处,玉玑子时常忍不住会想,他的师父现在生活得如何。
重生了的师父现在应该还很小,大概刚会跑,矮矮的只到自己的膝盖。说话的声音大概不是自己熟悉的清朗温和,会带着特属于孩童的软糯。师父他……应该会很乖,父母都会很疼爱他吧。
好想见他……
越去想,就越想见他。自制力在有关师父的事上总是不够用。
玉玑子轻轻地叹了口气,只是去看看,也不算是打扰吧。
这么想着,又忍不住苦笑。自己对莫非云的执念,大概终此一生都不会泯灭的吧。如果师父知道了,大概会笑得无奈,然后叹息着念出自己的名字,或许还会伸手摸摸自己的头。

这一世的莫非云出生在一个小小的村落里,他的父母甚至还没为他起一个大名,只叫他石头,说是贱名好养活,大名等长大些上了私塾让先生帮着取也不迟。玉玑子心下一动,正巧这家也姓莫,想着叫人去跟临近私塾的先生说好,他的小师父最适合的名字果然还是莫非云。
看着被唤作石头的小师父迈着小短腿跑出家门,玉玑子扯了扯兜帽,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跟着小小的孩子拐进一条小路,看着他爬进矮树丛里不知要做什么。
小师父好一会儿都没出来,玉玑子有些担心,又想到在这乡村巷陌估计也没什么危险,便仍按捺着不动。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处树丛晃了晃,钻出个抱着猫的孩子,正是小莫非云。他小心地把手中的猫放在地上,从怀里摸出半个包子,放到了小猫面前。看着小猫吃得开心 ,小莫非云兀自扯开一个甜甜的笑来,摸了摸小猫的头,才猛然想起刚爬出树丛,自己头上大概还顶着叶子,忙伸手去摸。
一边看了好一会儿的玉玑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样的师父倒是第一次见,着实有趣。
那只猫还小,吃得慢。小莫非云就抱着膝盖蹲在一边看着它吃,小脸上带着笑,恍惚间似乎和莫非云曾经常挂在脸上的温柔笑靥重合了。
“咕——”
玉玑子为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一愣,就见小莫非云咬着嘴唇按住了肚子。
这是……饿了?
看着那半个包子,玉玑子恍然明白了什么,大概是为了喂这野猫,从自己嘴里悄悄省下来的。
看着小小的孩子一边按着肚子,一边温柔地注视着专心吃东西的小猫。
玉玑子突然心情有点微妙,心疼混杂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
这样的眼神,大概在没机会落在自己身上了。
这般想着,却还是叹了口气,鬼使神差地去买了两个包子,拿在手里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