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

吃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狗崽 锤基

『瑞金』巨龙的宝藏(上)

银色巨龙瑞×人类金
突然脑洞
小甜饼
↣↣↣↣↣↣↣↣↣↣↣
1
龙族的天性便是喜欢闪亮的物品,在看到亮闪闪的金子和宝石的时候再矜持理智的龙也克制不住自己伸出去的爪子。
每个龙族的洞穴里都堆满了各种亮闪闪的宝物,格瑞也不例外,只不过他能控制住自己不像其他龙那样躺在收藏品上滚来滚去。
这是天性,格瑞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错。一个洞穴被宝藏装满了,就搬去更大的洞穴,他没有亲族,也没有顾虑。

直到那天,他捡回一个人类。

人类是危险的,因为他们唯利是图。龙身上从龙角到血液都是无价之宝,更不用说若是能寻到龙族的洞穴,还能得到数不尽的宝物。无数猎人为了钱财冒着生命危险猎杀龙族,龙族一旦落在猎人手上,就是剥皮去骨,死无全尸。格瑞双亲的死,就与这些猎人脱不开关系。那是一场恶战,还是幼崽的他和重伤的父亲被母亲驮在背上,舍弃了洞穴才逃出猎人的追捕,最终父亲在母亲背上停止了呼吸,而母亲也因力竭,在逃出后没过多久便没了呼吸。
格瑞找了个洞穴,将父母葬好,也听从母亲临终的嘱咐,没去寻仇,只是从此对人类敬而远之。
可是那天,他捡回一个人类,甚至,还为这个人类治好了伤。

格瑞是在海边发现他的,这个人类还是少年的样子,怀里抱着块木板被冲到海岸上,想必是遇到了船难。看着人类小腿上横着的一长道伤口,格瑞明白,只要放着不管,这个已经失血过多昏迷的人类就会因此而死,然后被野兽分食。他尽可以不管他,可是格瑞却鬼使神差地将人背回了洞穴。
可能,是因为这个人类的头发像金子一般是耀眼的金色。
格瑞这么想着,扇动背上巨大的双翼飞入自己的洞穴。
人类死后,尸体似乎会腐烂,还会散发臭味——看着少年惨白的脸色,和不自觉蹙着的眉头,格瑞心里不自觉为自己找好了借口,又出洞寻来草药为少年止血。
可是这个人类还是没醒,而且身体滚烫,在昏睡中难受地直哼哼。
格瑞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变成人形,将少年抱在怀里。龙族天生体温偏高,少年在格瑞怀里热出了汗,挣扎了几下没挣开,体温却是慢慢降下来了。
这么过了一夜,少年嘴里断断续续地喊着“水”,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是大海的颜色,湛蓝得比格瑞洞穴里所有的蓝宝石还要漂亮,在格瑞就要忍不住伸出手摸上那对眼睛的时候,少年又喊了声水,让他醒过了神。
默不作声地将水递给少年,格瑞也顺势起身,活动了下僵硬的筋骨,想到少年是危险的人类,他没变回龙身,只是就势靠在一边,看少年狼吞虎咽地喝水。
“醒了就离开这里。”
格瑞这么说着,视线却忍不住落在少年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上。
少年喝够了水,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笑得眉眼弯弯,“是你救了我吗?谢谢。我叫金,你呢?”
“……格瑞。”

2
金很是自来熟,明明格瑞提了几次让他离开,他却总有留下来的理由。
“我肚子饿,能不能吃些东西再走?我不会白吃的,这个给你做报酬。”金说着拆下领巾上的蓝宝石递过来,婴儿拳头大小的宝石摆在眼前,格瑞却觉得这还不如金的眼睛好看,不过他一向拒绝不了亮闪闪的东西,这是天性。
于是金留了下来,每次格瑞赶人,他就从身上拆些东西请求再多留一段时间养好身体。几天的功夫,金拆完了他嵌在领巾上的蓝宝石、银制的袖扣、还有靴子两边挂着的两小节金链。
“你伤好得差不多了。”格瑞打量着金健康得泛着红光脸颊,准备再次打发金离开。
这次金再找不到东西做留下来的报酬了,格瑞很笃定。
“我走了你会孤单的!我们是朋友,我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儿。”金睁大眼睛说得激动,还想扑过来给格瑞一个朋友的拥抱,不过被毫不留情地按着头推远了。
看金的穿着打扮,即使不那么了解人类格瑞也猜的出他在人类那边恐怕过得很不错,他想不通这家伙为什么要死缠烂打地留在这里。也想不通究竟是所有人类都这么聒噪,还是只有金如此,金留下来的几天,格瑞只觉得耳朵没有片刻清净。
“你想要什么?”
人类唯利是图,既然金千方百计地要留下来,他一定是觑觎着什么。他想,或许金看上了他洞穴里的宝藏,就像那些猎杀他双亲的猎人一样。
“格瑞?”金的眼里全是全是迷惑,似乎很费解他会问这个问题。“我的东西都给你了,我没想要什么啊。”
装傻吗?
格瑞皱了皱眉,却没再追问下去。似乎是放弃了一般放任金留了下来。

3
似乎是因为身上没东西再给格瑞,金开始很自觉地加入了觅食的工作。
他从洞穴附近掰了根较粗的树枝,挽高了裤腿就冲到海边浅滩去叉鱼,还找到不少虾和牡蛎来。格瑞见他干得起劲,不禁开始思考——
人类,能吃生的东西吗?早知道他就不用委屈着每天和金吃果子了。

结果,当天晚上他们吃的还是果子。格瑞敲了个椰子递给垂头丧气的人类,伸手在那颗金灿灿的脑袋上揉了两下。
金很是低落地接过椰子,捧着喝了口椰汁,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对不起,我忘了我们没有火。”已经好几天没吃到肉了,他本来想今天两个人好好吃顿大餐的。
看着没了朝气埋得低低的金色脑袋,格瑞忍不住又伸手安慰地揉了揉,“没关系。”
“可惜今天忙了一天才抓到的这么多海味。”金看着大贝壳里的鱼虾,蓝眼睛里的光都暗淡了,“明天起来我去把它们放掉,反正,也吃不了了。”
格瑞没接话,默默捧起另半个椰子喝了一大口。

第二天早上,金是被热醒的,睁眼一看,格瑞正坐在不远处,用树枝穿了鱼放在火上烤着。
“格瑞!你怎么做到的!你太厉害了!”空不出手推开扑过来的人,格瑞只好忍耐着被人抱住,那颗金色的脑袋还得寸进尺地在他肩上蹭了好几下。
想着趁金没醒,摸出洞穴变回龙形喷火的自己,格瑞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而金显然也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已经去拿另一个贝壳里的牡蛎,准备放到火堆边烤熟了吃掉。

4
这天晚上,格瑞做了个梦。
梦里是他第一次变成人形,随父亲去城镇的时候。因为人多,一不小心就和父亲走散了。
他站在路边,眼前都是人类。没有一条路是熟悉的,也没见到父亲的影子,他心里有些发慌,却还是努力冷静着站在原地不动,等父亲回来找他。
突然,他的手被人握住了,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到他身后的小孩子,他看到了一角金色的发丝,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还发着抖,莫名地他反而冷静下来了。
有几个穿着盔甲的士兵走远了,那发着抖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孩子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试探性地张望,确定士兵是真的走远了,才松了口气,也不再发抖了。蓝色的眼睛感激地看着自己,似乎在发光,“小哥哥,谢谢你,我叫金,你叫什么名字?”

猛地坐起来睁开眼睛,正对上和梦里一般无二的蓝眼睛,格瑞下意识地叫出了声,“金?”
然后还没回过神的格瑞意识到自己被摸了摸头,随后又被跪坐在他身边的少年抱在怀里顺了顺后背,“不怕不怕,噩梦都过去啦,不怕不怕。”

笨蛋,才不是噩梦。

tbc
本来想一发完的,结果爆字数了emmmmm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