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维勇机甲』不谈爱情11

久违的更新奉上

11

“嘿,勇利,你走神我也不会放水的!再来!”
被狠狠摔在地上,勇利顿时惨叫了一声,苦笑着爬起来向跃跃欲试准备再来一场的JJ摆了摆手,“队长,我认输了,今天就放过我吧。”
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JJ耸耸肩,从旁边捞过一瓶水递过去,自己也拧开一瓶灌了一大口。“不习惯?”
勇利尴尬地笑笑,摇了摇头,“就是……没有真实感。”没有成为军人的实感。
听到这么个模棱两可的答案,JJ却没什么意外,“军校出来的就有这么个毛病,军队和学校的生活太像,转不过弯。”说到这,这个男人突然扯起嘴角,一手把搭在一边的军装外套拿起来,一边笑嘻嘻地喊道,“胜生少校!”
“到!”
“现在绕着训练场跑30圈,让你的身体帮你找找实感吧,新兵。”JJ的神情很放松,眼神却严肃而坚定,“如果你没认清自己身份的转换,就还不算一个真正的军人。”
“是,大校。”端正地敬了个军礼,勇利踩着正步跑向了场地。
到军队报道已经有半个月了,他被分到JJ所带领的小队,队长强大而又亲切,小队里甚至还有和自己同届的毕业生披集·朱拉暖,可以说对这个分配他该是很开心的。
不过他始终无法确定,他真的能完成一个军人的任务吗?毕业展示的压力就自乱阵脚,身处战场的压力只会更大,他没有丝毫信心。
而且自从和维克托一起回到军队这边,两个人就一直没机会见面。勇利知道自己已经产生了依赖感,虽然相处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却已经习惯性地依靠维克托了。似乎在维克托身边,他就有了自信,现在两个人分开了一段时间,他才渐渐觉出自己的变化,而且,这变化说不上好。
两人虽说是订婚的关系,但是两个人都清楚的明白,实际上他们最多只是还聊得来的朋友,连挚友的算不上。那对维克托越来越依赖显然不是什么好的现象。
脑子里混混沌沌像炖了锅粥,勇利没有数自己跑了多少圈,或许已经超过了队长要求的圈数,但他不准备停下来,至少没理清思绪之前不想停下来,他觉得这样的体力消耗有利于他冷静下来思考。
耳边是自己渐渐加重的喘息声,思绪和脚步却都没受到影响。
勇利记起维克托曾经开玩笑似的问过他,希望自己的恋人怎么做。现在想来,虽然不涉及真正的感情,维克托却在努力想要践行一个未婚夫的责任和义务,两人一起买的戒指现在还安静地躺在他贴身衬衫的口袋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熨帖在胸口,军队不允许戴这类饰品,摘下来的时候勇利犹豫了一会儿,鬼使神差地放进了每天穿着的军装衬衫的口袋里——总觉得这样就像维克托就陪在身边一样,让他能多一些自信。
他从不觉得他会真的和维克托结婚,当有一天维克托遇到真正喜欢的人,他原先觉得的那些会给未来伴侣带来的麻烦他只会想要去如何克服,而不是将自己的感情尘封,因为维克托一向就是这么无所畏惧的人。到那个时候,他不想因为自己对维克托的依赖而离不开维克托,他不想给那个自己一直崇敬的战神带来一点困扰。
果然,不该再放任自己去依靠别人了,尽管这个别人是维克托,他该自己自信起来……
“勇利!”伴随着维克托不那么的温和的喊声,勇利被抓住手腕被迫停了下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腿软的像两根面条,嗓子干涩得要冒出烟来,喘息声随着剧烈的心跳声撞击着耳膜。他跑了太久,体力已经有些透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暖红的夕阳映得板着脸的维克托神情似乎也没那么严厉了。
“你到底跑了多久?我刚才没抓住你你就要栽到地上了!”
第一次见到维克托生气的样子呢。
勇利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闲心思考这个,刚才一直在跑没觉得,一停下来竟是有些站不住了,甚至还有些头晕目眩。耳边维克托还在不客气地训斥着,他却有些捱不住,半闭了眼睛轻轻将额头抵上维克托的胸前,手也抓在眼前人的袖子上借力。
“对不起。”只是不得不想清楚一些事情。
叹了口气,维克托没再多责备什么,而是伸手把人揽过来让他更省力些,能靠着自己休息。“果然,还是把你放在眼皮底下才能放心,勇利原来也这么叛逆,真是让我吓了一跳。”

tbc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