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羊花』何苦1

he保证,耽美向。

1

一只晃晃悠悠飞着的小虫直愣愣就要撞进眼睛里,温回下意识地伸出两指一夹,看着被夹扁了贴着手指的虫子尸体他才回过神,啧了一声忙不迭进屋把手洗了好几遍。
他本来是看正午阳光正好,便泡了壶茶坐在屋外晒太阳,恍恍惚惚地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太阳下山姿势都没动过。直到这不长眼的小虫撞到他眼前,才堪堪回过神来。
擦干净了手,他想起泡的茶还没喝完。本就浓的茶一旦凉了,喝起来就更为苦涩,温回面不改色地将凉透的茶喝进肚,才收拾了茶具回屋。
上次曲长情喝了他泡的茶,被苦的一张俊脸皱成一团,“你们中原人都爱喝这么苦的东西吗?”
温回端着茶杯,当着一脸惊恐的苗疆人的面又喝了一口,“浓茶而已。下次单给你泡,少放些茶叶就是了。”
从前觉得难以入口的浓茶,不过半年时间,却已经喝得惯了。
记忆里顾怀曦泡茶总是放不好茶叶,不是放得太多,就是放得太少,不管茶泡得好坏,那个白袍道长总是能神色不变地喝完。他好奇尝过一次,被苦得险些绷不住万花弟子的优雅风度。看到他的表情,那道长一副深沉语气,“茶越浓、便越苦,才能品出日子的甜来。”
道长说得正经,表情也是一板一眼,温回也不戳穿,只是在下次顾怀曦要喝茶的时候把茶壶抢在了手里,给他展示了万花弟子的茶艺功底,并如他所愿,装了半壶茶叶,看着他喝完。
那之后,温回便包揽了泡茶的活,盯着道长喝完也成了他的一大乐趣。
养伤的日子,虽然顾怀曦已经不在了,温回每天泡一壶浓茶的习惯却没变,不过以前是看着人喝,如今是自己全部灌下肚去,有时会想起顾怀曦端着脸扯歪理的样子,便在心里暗骂果然是骗人的。
他已经把茶泡得这么浓,这么苦,却连日子的半点甜味也品不出来,真想把人从阴曹地府抓回来,惩治下这个道貌岸然的骗子。
距离那场战役已经过去一年,顾怀曦也已经死了一年了。他半年前方从昏迷中醒来,如今又是半年过去,可他记忆里那个人影却还是那么清晰,甚至连每个微小的动作都能回忆起来。每个细节都仿佛近在眼前,皱眉的样子、认真的侧脸、动情时的神采……全部记忆犹新,有这些记忆在,他每天翻出来想一想,日子便也一天天过去了。

或许是身上中过的蛊毒还未完全拔除的关系,现在的身体十分畏寒,温回想过抓些药来调理一下,不过想到自己对蛊毒一类不甚了解,还是决定待曲长情将蛊毒完全祛除之后再做打算。夜里便在房里点一个火盆,能缓解一些,至少能睡着。
这天夜里,温回却被冻醒了过来,意识回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蜷着身子裹在被子里不住地发抖。屋外正淅淅沥沥下着雨,风吹得窗子发出哐哐的响声来,想来是下雨寒气也变重了。
索性睡不着,温回干脆起身穿好了衣服,披了件厚披风在桌前坐下,把火盆拉到脚边,贴近热源总算没那么难熬了。
干坐着注意力便全在冷上,温回想了想,取了笔墨纸砚,磨好了墨,提笔写下两个字——怀曦。
想了想,唇角翘起一点,又在后面补了“吾爱”两个字。
开了头,一时思绪翻涌,接着又写了下去。
「我方才又梦到你我初见的时候,你拿着你那个写着“神机妙算”四字的白幡拦在我身前,“我观公子近日好事将近。”我当时就想,算命的不都是老人家,你这么个俊道长怎么也干起这个行当来了?看着有趣,左右无事,便也有心配合你一番。我问你是什么好事,你倒是会顺坡下驴,当真合了眼掐指算了起来,算完手往身后一背,融了墨似的狭长眼睛睁开盯着我,一字一顿,“红鸾星动。”。」
写到这,温回又想起当时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径自回味了一会儿,才又提笔写了起来。
「我当下心里认定你是个江湖骗子,却又忍不住想,不过是个俊美的骗子。仿佛鬼迷了心窍,突然觉得被骗上这么一遭也没什么不好,心甘情愿主动掏了一钱银子,想着就权当承君吉言。现在想来,你当时虽说接了钱,神色却不好,莫不是顾道长神机妙算,算到我心里并不信,只是一时惑于美色?
若还有机会,我倒想问问你,当时在想些什么……然,为时晚矣。」

tbc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