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维勇 瑞金 花羊花

『瑞金』(哨向)共鸣3

3

格瑞拿着从信箱里翻出钥匙,刚打开这栋独栋住宅的大门,金就欢呼着冲了进去,如果说从向导之家出来的时候,他还记挂着任务,将自己很好地伪装成一个来投奔哨兵的伴侣的话,那么见到格瑞并且走到还算安全的暂时居所的这一刻,金已经完全释放自己了。好在,他还记得管好自己的信息素和精神力。
这是个半新的住所,家具、电器一应俱全,有两个卧室和一个小厨房,金已经跑到其中一间扑到床上打了个滚。“比宿舍的床舒服多了。”
金在床上打滚的功夫,格瑞已经把各个房间的窗户打开通风了,甚至小心地搜索了整栋房子确认没有监视监听设备。
他再回到客厅的时候,金已经出来了,他摘了围巾,把大衣挂在了玄关的衣架上,看到格瑞出来,笑着招了招手,“格瑞,先把外套和围巾脱了,我们来大扫除。”
虽然房子明显被打扫过,不过金知道格瑞很爱干净,不自己打扫一遍恐怕不会安心。而且打扫的间隙,也容易发现这个房子是不是被人动了手脚。金还不知道格瑞已经检查过一遍了,他在心里用格瑞的语气夸奖道——有进步。
说实在的,虽然接下这个任务,但是金心里却总觉得这任务有些蹊跷,且不说药剂被送到外面贩卖,研究所内部肯定有内鬼,而且是个颇有权利的内鬼,能够接触到被小心保护的实验药剂并且偷偷带出来,这可不简单。其次,就他在向导之家里对于向导在帝国的地位有了清醒地认识,虽然和哨兵同样是觉醒后得以进化的人类,但是向导比起哨兵来数量更少,而且大多数向导都心思细腻体能却欠奉,很多向导都是一觉醒就被送到向导之家,直到与哨兵结合都不会有机会从那里出来。
对于被妥善保护起来的珍贵向导,被委派任务的事更是不会有——当然不排除有,他却不知道的可能。
而且这次的任务,甚至连紫堂幻都不被允许告诉,诺恩严肃地要求他必须守口如瓶。而他在向导之家的消失,则被归于对导师桀骜不驯关禁闭。
瞒着紫堂幻让金心里很不好受,但越觉得这个任务奇怪就越不能把朋友牵扯进来,这是金确认的。不过,格瑞显然也在这个任务之中,确定房子里没有可疑的小设备之后,他可以和格瑞好好讨论一下。格瑞比他聪明得多,没准会想到什么。

两个人一起扫除在因为觉醒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格瑞觉醒为哨兵被迫进了塔里,家里和格瑞的家就都是金一个人打扫了。这次仿佛回到从前青梅竹马时候的日子一样,金不由得有些兴奋,这也使他干劲十足。
看着拿着抹布边哼歌边擦窗户的金,格瑞帮他把水桶里的脏水换掉,自己才又拿了扫帚去卧室打扫。
两个人没说话,却有种无言的默契,还没交流就自动自发就分清了各自的工作。
小时候金个子很矮,比金大两岁的格瑞能比金高一个头,就连秋都比格瑞高一点,于是每次大扫除擦窗户整理书架换灯泡这种需要爬高的工作从来轮不到金。以前是秋和格瑞分工,后来秋走了,格瑞一个人包揽了所有需要爬高的工作。
金个子也拔高起来能够到之后,就“非常积极”地和格瑞交换了工作,起初格瑞担心他踩着椅子会摔倒,便悄悄盯着,直到有一次被金发现,格瑞才停止这项行动。
把整个房子收拾了一遍,金舒了口气,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格瑞格瑞,我刚才扫除的时候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可以放心啦!”
看着满脸邀功,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的金,格瑞轻轻地嗯了一声,伸手把金不知什么时候蹭到脸上的灰抹掉,没有戳破自己早就检查过了的事实。
对于格瑞的动作,金只是笑着挠了挠脸,又马上想起自己要说的事。“格瑞,我觉得这次的任务很奇怪。”
格瑞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金,金也明白这是默许的意思。金把自己觉得违和的地方一通说给了格瑞,末了纠结地皱了皱眉,“本来想顺水推舟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不过嘛,不管有什么鬼心思,把你送来给我做队友,他们绝对不可能成功的哈哈。”
叹了口气,格瑞调整了下坐姿,“我没想到你会觉醒成为向导。”
金猛地点头,深感认同。“我也没想到,我一直以为觉醒了也会是哨兵的,还想着可以去塔里找你和姐姐的。我感觉我一点也不像柔弱的向导啊,啧。论体能,我也是哨兵的体能水平,我的导师这么说的,唉……但是还终归不是哨兵。”郁闷地说着,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打了个响指,“格瑞给你看我的精神体,特别丑,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的精神体肯定是很厉害的动物啦。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矢量,以纪念我成为向导至少逃离了物理的魔爪。”
那个小脑袋的动物甩着尾巴出现在金的肩上,一看到格瑞就很兴奋地从主人的身上跳下来,沿着格瑞的裤管爬上去,一脸享受地翻着肚皮躺在了格瑞腿上,就差说求顺毛了。
金撇了撇嘴,气鼓鼓地戳了戳矢量的肚子,“小白眼狼。”
格瑞看着在自己腿上蹭着脑袋晾着肚子求抚摸的狐獴,终于还是伸手摸摸它的肚子,矢量的尾巴愉快地打了个转。“这是狐獴。”想了想还是没多加介绍,只补充了一句,“反应很快,是蛇的天敌。”
“听起来还挺厉害的,我就知道格瑞一定知道。”金笑得眯起了眼睛,“格瑞你的精神体呢?是什么?”
“烈斩,北极狼。”随着格瑞出声,他的脚边出现一匹皮毛蓬松的北极狼,白色的皮毛显得它分外高傲,它的性格也确实如此。然后格瑞就看到他高傲的精神体在金伸手试图摸它的时候顺从地趴伏下来,还扭头在金的手臂上蹭了蹭,惹得金直说这狼好乖。
格瑞:“……”

tbc

评论(5)

热度(43)